2016主題 Logo請用滑鼠點選說明

 | 設為首頁 | 與我連絡推到FaceBook推到FaceBook將文章推到Twitter推到Twitter推到Plurk推到Plurk
 
聖經查詢與靈修
將本頁譯成各國語言
搜尋
主要選單
文章類別
展開 | 闔起
動植物生態
光復之美
會員登入
帳號:

密碼:

記住我



忘記密碼?

現在註冊!
計數器
今天: 7887788778877887
昨天: 8795879587958795
本週: 2405424054240542405424054
本月: 222817222817222817222817222817222817
總計: 3758035137580351375803513758035137580351375803513758035137580351
平均: 1309313093130931309313093
主恩浩瀚待我一生-羅幹成長老的見證
  Posto在 Sat 22 Jan 2011 由 chauli (2923 人氣)
主恩浩瀚待我一生-羅幹成長老的見證
(原文刊載於南京東路禮拜堂刊物「信息與靈聲」第262、.263期分上下二期刊出。趙令級傳道摘錄編撰)

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

出身貧寒多災多難
 我民國廿六年生,祖籍是湖南邵陽。先父生於民前八年,家境清貧但生性篤實並寫一手好字,十九歲時與小他二歲的母親王氏結婚,雖家貧然夫妻恩愛,婚後育有三男三女,但不幸二位哥哥和一位姊姊年幼時均告夭折,使我本為幼子一躍而成長子。
縮圖吳捷漢牧師和家母先會面
 民國卅一年我三叔羅中揚出任湖南芷江空軍基地總站長,有意改善我父之家境,遂請我父親去新建的洪江機場協助擔任文書之工作。當時正值盛暑,有一天因天氣悶熱,他和表叔一道去溪流洗澡,那知下水後因中暑而休克,又因當場無人具急救之常識,距醫院又遠,因而在送醫途中不幸宣告不治,命喪異鄉,享年才卅九歲。三叔接此噩耗當場昏厥,我母親更是哭得死去活來。我們三兄妹頓時成孤兒,當時我年僅五歲,小妹才一歲多。
居於責任與情感,此後三叔對我家倍加愛護。
 抗戰期間我家都是靠三叔接濟和小叔的照料,向湘西逃難時,先後在芷江和四川秀山住過,也曾就讀當地小學,只是那種逃難的日子實在很難學到多少知識。抗戰勝利後我回到邵陽,繼續讀小學。民國卅七年我隻身從鄉下到邵陽市導群中學唸書。
縮圖

光復教會樂齡焢窯活動置身於波斯菊花海


國共內戰轉進台灣  
 次年初一尚未讀完,神洲板蕩國共內戰如火如荼開打,峰火四起戰況緊急,我小叔(羅斧荊也任職空軍)受我三叔(己在台灣)之託,回到邵陽要帶我到台灣,我母親那肯答應呢!當時小叔和另一堂嬸將當下時勢分析,姑且讓我先到台灣,俟局勢底定後,視兩岸情境再決定未來之路(台灣好就接家人來台)。家母勉為其難同意此番勸說,未料次日又反悔,連夜趕赴車站,硬要帶我回鄉。於是又經一番苦勸並曉以大義這才放行,然送君千里終須一別,母子這才抱頭一陣痛哭。當離別時分汽車啟動時,家母的哀號聲聲呼喚,和那熟悉的身影消逝在車後漫漫的煙塵中,那一幕真叫人肝腸寸斷,熟料這一別就是四十二年。小叔先帶我到衡陽再搭機經廈門抵新竹空軍基地。三叔此時在台南任職於空軍第四供應處,小叔便將我帶到台南交給三叔,自此我成了三叔家的一員。
縮圖分別42年在香港與母和妹相見

居家生活軍事管教
 三叔平日工作繁忙,教養工作全落在嬸母身上。我隻身來台年僅十二歲,嬸母待我如子家教甚嚴,明定家規並以軍事管理方式執行:晚十時必就寢,晨六時必起床。晨起折被,床單枕頭整理需平坦,然後刷牙漱口,盥洗用具每人一套,需按次序排列,牙刷頭朝上右靠,刷毛朝下,面巾則一律疊成三疊,依序掛好;晨昏定省自不在話下;
用餐臂不開張手不伏桌,夾菜就近不踰越;咀嚼口閉不出聲;吃麵則以湯匙盛麵再入口,嚴禁以口吸;魚刺骨頭置放桌上,餐畢夾入碗內;離席則要說:請慢用。凡十二歲以上要自行洗內衣褲,夏天先洗內衣褲再洗澡。洗外衣清洗則重領口及袖子,此番教導近似軍事管教,但對我在日後生活起居及工作領域、教會事奉上受益匪淺。

少不經事自暴自棄
 我在台南市立一中一年級上學期時,三叔奉命調東南長官公署,故須搬家到台北,因學期
縮圖 岳母與我家合照

尚未結束留我在台南,當年我個子雖小,但頑皮之個性使然喜招惹同學。某日一高個子同學見我獨自一人,遂萌生欺意出手打我,我不服輸與之纏鬥,此同學見未能制服我,且亮出小刀,往我背部猛刺,只見鮮血直流,所幸未傷及內臟。然禍不單行,不多日盲腸炎發作,醫生擔心我形體瘦弱恐無法承受開刀之苦,因此每四小時施打盤尼西林,日夜不停令我痛苦難堪。半月後出院,遂隨三叔搬到台北。
 初到台北因成績差而就讀私立強恕中學,又隻身在台自覺無父無母,三叔的四位小孩均比我幼小,總覺得自己是寄人籬下。暗夜每每思及,總是情不自禁的在被窩裡暗自涰泣。時值叛逆期,自暴自棄的自卑感隨即而生。縮圖
三叔八十大壽與我家合照

因遭霸凌尋求保護
 當時該校盛行太保幫,我因個子瘦小常遭欺凌,為自我保護而加入一太保組織,每天雖按時上學,但很少去學校上課,且常在校外惹事生非,勉強升上二年級就無法再升級了。三叔希望我有一技之長以謀生計,乃送我到美爾頓英語補習班補英語,由於學費貴, 三嬸竟將唯一的金項鍊賣了,但我積習未改,連書本都丟了,
三嬸將小姨子的英文課本借我,也丟了。三叔為此相當失望,多次予以責打,均未能喚醒墮落的我,而視為「朽木不可彫也」,因而強迫我休學在家嚴加看管。
 但我依然沈淪,某日我在院子裡養了一對鴿子,自此每天與鴿子為伴,日久生情,甚喜愛放鴿子,且心常隨其在空中飛翔,並以此為樂,沈迷於養鴿而不自知。此事為三叔得知,見我不長進罔顧前途,氣憤至極,當著我的面狠狠把二隻成鴿和二隻幼鴿摔死。我當時感受宛若世界末日般,之後就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,惶惶不可終日。

基督召喚迷途知返
 有一週末,我在南京西路閒逛,經過一聚會所,裡頭正在辦佈道大會,我被他們勉強邀了進去聽道,他們真誠的關心和愛心吸引了我,爾後經過多次的聚會,聽講員所講的道:「神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人,不致滅亡,反得永生。」「耶穌是好牧人」祂決不會讓羊群中失去一隻,祂會不顧一切困難,要把那迷羊找回來,我確實知道我就是那隻迷羊。耶穌又說:「我來是召罪人悔改。」我又發現我是一個何等愚昧沈溺在罪中的罪人。叔嬸對我的愛護,母親在大陸日夜的期盼,我竟自甘墮落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,當下這福音讓我驚醒過來,我年己十四,再不讀書就悔之晚矣。

有主同在翻轉生命
 一日聖靈感動我,而向三叔言:我要就學,三叔見狀甚喜,遂託楊重淵和蔣蘊青二位伯伯幫忙,終如願進入北投初中就讀,從初二上開始讀,雖輟學一年多又程度不佳,然心中有主,主賜我智慧並令我專心學習而克服種種困難,功課因而突飛猛進,初二下學期程度從最差的丙班躍升為程度最高甲班,又由於表現優異而被選為班長,又任路隊長;曾被選為個人衛生整潔的男生冠軍;又書法大楷比賽全校第一名。
 因著主,我的生命澈底被翻轉,最高興者莫過於三叔了,他道:幹成的氣質全然不同了。誠如保羅所言: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成為新造的人,舊事己過,都變成新的了!初中畢我考上了省立復興高中,每週六我參加了南京東路禮拜堂的少年團契,使我對主有更深的認識。神恩待我,參加聚會並未影響我的學業,相反的帶來更大的祝福,高中畢業我以第二志願考取台大植物病蟲害學系。當放榜時三叔得知此消息,那一刻他將我抱得緊緊的,激動流出眼淚且喃喃自言語道:我總可向天上的二哥和在大陸的二嫂交待了。

以生命影響生命
 三叔有著軍人硬漢的魂魄,堅決反對信洋教,嬸母的大哥是位基督徒醫生,曾多次向他傳福音未果。然我這曾令他失望的生命,卻因著信主的原故,生命起了大改變,怎不令他刮目相看。於是聖靈開始動工,先是我帶領堂弟妹們去教會參加青少年團契,隨後三叔和嬸母也踏進教會之門。之後,我們全家就在民國四十四年受洗,我與堂弟妹們參加了詩班,且成為詩班的主力,被謂為:「羅家班」。三叔信主後非常熱心,在軍中他不斷鼓勵部屬每日研讀荒漠甘泉,對親友常不遺餘力勸人信主。而我堂弟後來在美國獻身捨高薪當了傳道人!哈利路亞!神就是這麼奇妙的帶領,讓我這曾是家中最令人痛心的浪子,如今成了全家歸主的帶領者。

主賜佳偶及兒女孫
 真神見我獨居不好,遂透過教會長輩趙媽媽,為我介紹一位就讀國防醫學院護理系的姊妹張德嘉與我認識,並經過三年多的交往,在親友及弟兄姊妹的祝福聲中,由吳勇長老證婚,結為夫妻。婚後子恩沛 女恩綺相繼出生,幸賴岳母挺力相助,來幫忙照顧他們,因我和妻子當時都要上班,直到他們兩人已上小學,他才卸下照顧的重擔,目前我們已有外孫、外孫女及孫兒3人,這都是主耶穌的恩典。吾妻也是軍人子女,其父民國四十一年因公搭軍機,自屏東赴台北途中,飛機失事,當年僅33歲,留下岳母及5個孤兒,岳母藉著堅定的基督信仰,含辛茹苦教養兒女成人,且均受高等教育,服務人群,也在教會服侍。岳母的愛心和捨己為人的榜樣,除了心存無限感激之外,給予我們一生受用不盡的激勵。

一路走來路滴脂油
 我全家四口於民國六十六年隨農試所遷往霧峰鄉,告別了我居住廿七年的台北市曾給我傷痛、流淚和歡笑的第二故鄉;也告別了我屬靈的家--南京東路禮拜堂,她是我屬靈的搖籃,生命蛻變之地。來到霧峰,神為我安排屬靈的另一個家-光復新村的光復基督教會,不久被按立為教會長老迄今。
 在事業上,神賞賜予我智慧,民國五十四年獲台大昆蟲學碩士學位,六十年赴美國夏威夷大學東西文化中心進修,並獲中山基金會獎助進行蟎類研究,因而奠定學術研究的基礎,並曾多次獲邀出席國際昆蟲學研討會,對農作物蟎類及防治技術有深入的研究和心得,而成為國際知名的學者。民國七十九年被農試所任命為應用動物系系主任。民國九十年因研究成果傑出,獲全國農業科技研究傑出獎,並蒙總統召見。

結語
 回顧我一生際遇,幼年喪父,年少離母,隻身隨三叔來台,看似寄人籬下,原來全是神的計劃,為要得著我全家。又年少叛逆期中顧影自憐自暴自棄,幸得父神憐愛,終致浪子回頭,並引領全家歸主,這一路走來花香滿徑、路滴脂油、地滿乳蜜,滿滿是神的恩典也!

 編者按:羅長老高齡七十四,現為詩班指導老師,嗓音渾厚音感佳,為四部合唱的男高音,也可獨唱;週一至週五每日必五點起床,六點到教會主持晨更,數十年如一日。光復基督教會無牧期間常運籌帷幄與神同工,使事工運作如常,為本會令人敬愛的屬靈長者。(2011/1/21撰)
列表首頁 :: 友善列印 :: E-mail
 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評論
評論規則*
任何人都可以發表評論
標題*
姓名*
信箱*
網站*
內容*
確認碼*
7 + 7 = ?  
輸入運算式的結果
您最多可以嘗試:10 次

光復基督教會製作